????第568章 当年阴谋

????第二日,魏蔓书便命人来跟凤九离说一声,家中姨娘身子不适,想回府一趟,凤九离没为难她,直接同意了。

????其他女子也有些待不住了,日日困在西苑,从她们到这里就没见过景子初,好几个都哭得要回家找爹娘。

????凤九离十分善解人意地送她们离开,送她们出了太子府,笑眯眯道:“多谢诸位小姐多日来的照顾,我一定会禀明皇上,让他论功行赏,也会为几位小姐找一门好亲事。”

????那些人各个满脸菜色,却也只能铩羽而归。

????凤九离正准备回去,却看见傅妍站在前厅堂前,一脸羞涩地看着十一,更是朝他手里塞了一块帕子,也不知说了句什么,便红着脸跑了出去,连凤九离都没打招呼。

????凤九离跟十一对视,两人同样一脸懵。

????“什么情况?”大厅内,凤九离吃着云书剥的核桃,一双眼睛毫无波澜地盯着十一。

????十一手足无措,结结巴巴道:“属下,属下也不清楚。”

????“你跟傅妍认识?”

????十一茫然地摇头,一旁的十三早就忍不住了,道:“主子,那个傅家小姐不是一直在记着西苑那边的情况嘛,就经常拜托十一哥送来给你,有一回我还看见她给十一哥送点心了呢。”

????十一恶狠狠地瞪着他,回头对上凤九离那意味深长的目光,又怂怂地缩了缩脖子。

????魏蔓书回到太子府,便迫不及待去找她的亲生姨娘,询问国公府内可有魏兰鸢的遗物。

????方姨娘正在刺绣,乍一听到魏蔓书的话,吓得手中的针都扎进了肉里,疼得惊呼一声。

????“娘,你没事吧?”

????方姨娘躲开她伸过来的手,脸色有些僵硬。

????“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
????魏蔓书坐在她旁边,一脸兴奋,“娘,这几日我住在太子府,跟太子妃处好了关系,我听她说,太子的生辰就要到了,但是因为先皇后的缘故,太子从来不过。太子妃便想着为太子寻来先皇后的遗物,也算是睹物思人。若是我能找到,岂不是就能让太子对我另眼相待?”

????方姨娘先是一喜,随即有满脸忧愁。

????“这个……先皇后的东西,不是都在未央宫被烧掉了吗?”

????“可是魏国公府应该有她的东西才对啊。”

????方姨娘脸色有些不自然,“先皇后去世之后,她原先的院子,便给了蔓青小姐居住,里面的旧物都被清理掉了。”

????魏蔓书拧眉,“为什么?”

????魏兰鸢是皇后,就算已经去世了,魏国公府也不该将她的东西都丢掉,这是极大的不尊重。

????方姨娘目光有些躲闪,语气还有些慌,“你就别问了。”

????魏蔓书隐隐察觉到了什么,逼问道:“娘,你是不是知道什么?”

????“我……”方姨娘手忙脚乱地收拾绣棚,“我什么也不知道。”

????魏蔓书拉住她的手,急切道:“娘,你就告诉我吧,这可是我的大好机会。我若是能嫁给太子,到时候就不必被那个老巫婆许配给那些老头子当妾室了。”

????方姨娘哀求,“蔓书啊,你就别问了,知道多了对你没好处。”

????魏蔓书却坚持,她直觉方姨娘一定知道什么内幕,这么多年,国公府的人对魏兰鸢十分忌讳,包括魏老国公,从来不提魏兰鸢半句,从前魏蔓书没注意,但是现在想来,着实诡异。

????方姨娘架不住她的纠缠,只得小心翼翼地查看了一下外面,关好门窗,低声与她道:“这件事,整个魏国公府,甚至整个盛京,知道的不超过四个人,娘正好是第四个。”

????魏蔓书心里一咯噔,看见方姨娘那副如临大敌的模样,才意识到她要说的事有多严重。

????“娘,到底是什么事?”

????方姨娘盯着桌上的茶盏,喃喃道:“那大概,是十九年前了。”

????那个时候,她还是盛京里最有名的舞姬,被魏国公看中,带回了国公府当妾。

????方姨娘仍然记得那一日,魏兰鸢带着浩荡的仪仗回了国公府,前厅里人潮挤挤,满堂贵人,她一个姨娘,自然是没有资格去的。偏偏她对魏兰鸢好奇得很,便撇开了婢女,独自一人偷偷遛了过去,却不想在后花园里碰见了魏兰烟。

????魏兰烟虽是庶女,但是心思重得很,方姨娘好几次在她手里吃了亏,不想跟她起冲突,便先躲到了一旁,谁曾想,却无意中听到了她跟一名嬷嬷的谈话,提到了未央宫、放火等字眼。

????那时她还没放在心里,后来送魏兰鸢离开的时候,方姨娘分明瞧见了魏兰鸢身后的那个老奴婢,正是她在后花园所见之人。

????方姨娘当时便觉得害怕,但是事关皇后,她一个小小的姨娘,又不敢去做什么。

????一拖再拖,直到太子生辰那一日,魏老国公跟魏国公夫妇还有魏兰烟都进宫去了,第二天便传出了未央宫起了大火的消息,而魏兰鸢跟几名宫人也全都被烧死了,只剩下一个景凉太子,还被毁了容貌。

????方姨娘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无意中知晓了一个惊天大秘密,可是这样一来,她更加害怕了。

????直到不久之后,魏兰烟也进了宫,还接替魏兰鸢当了皇后,方姨娘坐不住了,便打算去向魏老国公告发魏兰烟的事,却在魏老国公的房门外,听见魏兰烟跟魏老国公的对话。

????说到这里,方姨娘浑身都渗透着一丝冷气,手脚冰凉,脸色苍白。

????“娘,然后呢?”魏蔓书也是吓得不轻,没想到先皇后的死背后,竟然还有这么多阴谋。

????而这些阴谋,还是来自她最亲近的人。

????魏兰鸢的死,没有那么简单。方姨娘原本以为,是魏兰烟嫉妒嫡姐,所以才下次毒手,却没想到连魏老国公与魏国公夫妇都是知情的。

????方姨娘紧紧握着魏蔓书的手,哀求道:“蔓书啊,这个秘密,娘藏了十几年,你可千万不能透漏出去,会招来杀身之祸的。”

????她这些年安安分分地躲在后院里,就是怕魏兰烟察觉到了什么,杀她灭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