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放心,我不是个食言的人。最后一个问题:看到对面那个人了吗?他是斯塔诺尔的舅舅,是这个城的城主,告诉我,他的家人现在何处,只要你告诉我,我就保你不死,放心,你尽管说出来,这家伙活不过今夜,怎么样?”

????秦逸辰说完之后,脸上的笑意更浓了,只不过此时他是冲着不远处的血魔笑的,那表情似乎像是吃人的恶魔一般,饶是血魔这样的汉子也不禁感觉脊背发凉,自己到底是遇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对手?兼职丧心病狂!

????托马斯这才发现不远处植物球里面的血魔,由于血魔之前血祭后容貌大变,一时间托马斯也认不出来,可仔细辨认了会也倒是认了出来,此时血魔的五官已经扭曲的不能看了,如果不是他的头上还带着那顶城主帽的话,估计就算是他也认不出来。

????血魔死死地盯着秦逸辰,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似的,但植物球又开始收缩了,虽然没有之前那么快,但原本就筋骨断了的血魔怎么忍受得了这样的这么,疼痛感洗遍全身,他死死地咬着牙关,不停地从牙缝中吐出凉气。

????现在他不渴望活下去,他只想自己的家人无恙。

????托马斯与城主血魔的眼神终于对视,托马斯的眼神里充满了挣扎的神色,而血魔的眼神里充满了祈求,他祈求托马斯不要把自己家人的位置说出来。

????托马斯挣扎了许久,终于收回了目光,深深地吸了口气,闭上了眼睛。

????自己是个懦弱的人,根本不是当士兵的料,如果不是族里的规定,自己绝对不会上战场,从家乡来的这几个月,自己无时无刻不思念家乡,思念自己和蔼可亲的父母,思念隔壁的那个她。

????自己待在这里也是一死,不如就趁着此次机会回去看看他们也算是了却心愿。

????托马斯内心这样想着,终于,他睁开了双眼,望向秦逸辰,秦逸辰感受到他的目光,不再看血魔,也转了过来。

????“我告诉你,城主的家人就在——”

????托马斯的话还没有说完。

????不远处突然“嘭”的一声响起,整个地面剧烈抖动起来,片刻后才回复平静。

????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秦逸辰三人措手不及。

????不远处以植物球为中心,爆炸突然发生,滚滚迷烟混乱了视线,还看不出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秦逸辰却感觉到了一股非常强大的能量波动自爆炸中心传出。

????“把他带到安全的地方,这里交给我,看住他!”秦逸辰头也不回的说了句,他知道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好戏,幽冥族果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弱。

????“这才有意思嘛!”秦逸辰小声嘀咕了句,暗自运转元素诀与造化神诀。

????火灵看着秦逸辰的背影想要说什么,但还是没有张口,他知道一旦秦逸辰确定要做什么后,谁说都不好使,看来这次只能交给秦逸辰了,自己只要完成他交给的任务就好。

????不再废话,火灵一手抓住托马斯的衣领,直接纵身一跃,飞到了城墙上,然后静静的看着场中的烟雾。

????片刻,烟雾散去,自爆炸中心走出一道人影,果然是血魔无疑,只不过刚刚却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引爆植物球的,此时血魔身上血肉模糊,显然刚刚的那声爆炸对于他本身也有着不小的伤害,但他似乎是觉不到痛似的,一步步的走向秦逸辰,眼神冷冽。

????“小子,你确实激怒我了,本来我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,但你却如此行事,俗话说祸不及家人,你坏了规矩,那我就给你好好立立规矩!”

????血魔冷冷的说道,随后大手一招,狼牙大棒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出现,回到他的手里。

????“狗崽子,等着受死!”血魔冲着秦逸辰喊道“秘籍:血之飞舞!”

????血魔喊完之后,只见他全身血管暴起,身形比之前又大上了一圈。

????“你想不想知道我们幽冥族为什么叫做幽冥族?也好,反正你们都要死了,告诉你们也无妨。幽冥族之所以叫做幽冥族,是因为我们这个种族来自底下九幽之地,我们惧怕阳光,喜欢阴暗的地方,但并不是说我们不能行走在阳光下,再告诉你个秘密,我们幽冥族的每个族人到达一定等级之后就会习得一种秘籍,这种秘籍是以自身血液为引,勾动天地大道,把一定范围内所有能量都吸收到自己的血液中,不断地压缩,最后就会——爆炸!”

????血魔得意的笑着,笑的是那么的放肆,那么的嚣张,此时他已经发动秘籍,秦逸辰能感觉到身体周遭的能量正以一种恐怖的速度朝着血魔涌去,而血魔也在肉眼可见的情况下不断地变大。

????“火灵,快跑!”秦逸辰头也不回的喊着,随后立即运转造化神诀。

????原来秦逸辰是想要通过造化神诀吸收周围的能量,只要自己能够吸收一定的能量,那么血魔产生爆炸的威力就会减小,到时候或许还有一线生机。

????“走不了,整个城都被阵法控制住,不知道谁设置了空间禁制,现在所有人都出不去了!”

????火灵冲着下方喊道,刚刚他已经试着想要冲出去,但又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挡了回来,见多识广的他知道,这里是被告人下了禁制,一时半会根本来不及破解禁制。

????听到这里,托马斯脸都白了,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,自己就像是狼群中的羔羊一样,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。

????“管不了那么多了,火灵,过来!”秦逸辰大吼一声,直接奔向了不远处的血魔,体内造化神诀还在不停运转,和血魔拉开了对于周遭能量的抢夺战,但为了保险,还是得在血魔没有自爆之前,把他击杀!

????“元素诀!木之禁锢!金之镇压!火之熔岩!”一瞬间,调动三种元素能量,这可是秦逸辰第一次这么干,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,但是情况危急,根本容不了他想这么多,他只知道,要把不远处的那个男人毁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