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九猪小说网 > 最难不过说爱你 > 第383章 怎么不喊我哥哥?
车窗大开,微风拂过,我看见季暖的脸上满是自卑,此时她的心里应该是最难受的,特别是面对昨晚那情景时。
特别是她说出这话时!
我握紧她的手心,“嗯,我陪你。”
她叹息道:“昨晚我和他原本相安无事的,可怪我自己不小心扑倒在了他身上,我们自然而然的接吻了,他的吻很浅,而且我的脸还在恢复期…蓝殇没有丝毫的嫌弃,我以为自己昨晚会顺了他,可他最后抽身了,当时我从他的眼眸里瞧见了冰冷,那抹冰冷我可以理解为嫌弃。笙儿,他是个眉骨很清隽,眸眼说温柔却又沉静的很冰冷的男人,我猜不准他的心思,在他的身边虽然心安,但容易自卑、患得患失。”
季暖用了患得患失这个词……
这说明她的心底开始在意蓝公子了。
或许这仍旧无关情爱。
但她渐渐的将他一点一点的放入心底。
她开始在意了他的存在。
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季暖,但还是说着真心话道:“蓝公子这样的男人肯让你做蓝太太,或许他压根就不在乎你的曾经或者你的身份。”
不过每个人心底都有一个择偶标准,即使他是在乎的,但因为是某个特定的人便妥协了。
席湛那句,“离过婚的女人值得我喜欢?”
元宥说过席湛有精神洁癖,所以这是他在意的,但是没办法,他恰恰遇到了离过婚的我!
就像蓝公子遇到了如今的季暖。
我们是有不完美的地方,但世界上有太多的事都是我们无法控制的,我和季暖都不愿走到现在这一境地,心里虽对他们有愧疚、有遗憾,不过我们绝不会后悔曾经爱过,因为那不管是好是坏,那都是我们的人生,我们不可否认!
而且我和季暖努力过,为那心底所谓的爱赴汤蹈火过,但得不到一个善终并不是我们的错,庆幸我们现在还能遇见更好的另一个他。
席湛于我。
蓝公子于季暖。
毫不夸张的说,这是我们的救世主。
在濒临绝境时我遇到了席湛。
一个拉着我走出地狱以及死亡的男人。
而季暖遇到了蓝公子。
一个肯给她家以及稳定的男人。
那么陈深呢?!
我从未想过陈深于季暖的意义。
大概是陈楚去世后唯一的依靠。
渐渐的她开始贪恋这个依靠。
当这个依靠对她遍体鳞伤的时候她离开的很艰难、痛不欲生,但她清楚卑微是得不到爱的!
季暖身份虽然普通,但她敢爱敢恨!
你瞧在陈楚那个阶段的时候,陈楚没有伤害过她,还拿自己的命救了她而导致自己残疾!
那么当时的季暖呢?!
陈楚待她好,所以她一直守着心底的那份爱,当所有人告诉她陈楚死了她都从未信过!
因为陈楚未伤害过她,所以她将这份爱坚持到了最后,到陈楚真正的离去她才接受新生活!
这与离开陈深时的处境不同,陈深伤害了她,所以她没有等他,没有固执的守着那份爱,连一两个月的时间都不给陈深,直接和蓝公子悄无声息的领了证,打了陈深一个措手不及!
季暖虽心软,但那是面对没有伤过她的陈楚。
季暖心狠,而那却是面对伤过她的陈深。
其实在爱情中拎的最清的恰恰是季暖。
我想了很久,将我们之间的这种关系都理了理,季暖深深地吐了口气安慰自己道:“我清楚自己没有他可图的东西,再自卑也自卑不到哪里去,因为我已经是在尘埃,而他在云端!只不过我到现在都无法相信我是他的蓝太太。”
“哈,我到现在也不敢相信我是席太太!暖儿,我们两个的经历太像,都是不怎么完美的女人,但我们都有资格再被另一个男人爱懂吗?”
闻言季暖错愕道:“再被另一个男人爱?”
我反问她,“难道你不想被蓝公子爱?”
季暖赶紧否认,“你想什么呢?八竿子打不着的事,我就是觉得昨晚差点……他收手的那一刻令我感到心寒,感觉被嫌弃了,我之前早就提过想修复处女膜,并不是因为自卑或者爱他什么的,只是想讨他欢心,让他没有那么难受。”
我追问:“你口中的难受指的是?”
“笙儿,他是洁身自好的蓝公子,身侧从无女人伴其左右,我不想让他的第一次感到遗憾。”
没想到蓝公子还未经历过人事!
他与席湛有太多相像的地方。
只不过他是隐者,席湛是世界明者。
我简单直白的问:“遗憾你非处?”
“嗯,他是男人,退一万步讲,即使他不介意这件事,但我说过,我私心里是想讨他欢心的。”
“只要你决定了的事我都陪你。”我说。
季暖做事都是深思熟虑的,我多说无益。
而且她要做这件事我并不觉得有错。
只是委屈了她要遭这趟罪。
“嗯,我先给蓝殇发个消息。”
季暖取出手机给蓝公子发了消息,她仍旧用着尊称,“蓝先生,我在路上,待会给你定位。”
蓝先生……
我忽而明白席湛为何不让我称呼他为席先生。
这个称呼的确太过生疏。
蓝公子很快回了她,“嗯,想吃什么吗?”
季暖客气的回道:“没有,谢谢。”
蓝公子回了她,“不必客气。”
她又回,“嗯,蓝先生。”
我将脑袋枕在季暖肩膀上的,而视线一直盯着她的手机,回了蓝公子的消息后她一直在回别人的消息,有些我认识,有些我是不认识的。
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。
没一会儿蓝公子给她回了消息,是一句语音,嗓音极其清朗,“阿暖,怎么不喊我哥哥了?”
我失声取笑季暖,“蓝公子还有这趣味?”
季暖握紧手机脸色发烫的解释道:“我对画画一直感兴趣,以前他住我家的时候教过我一些技巧,他指导人画画很厉害,但就是人懒散不愿意常常教我,后面我发现他妹妹每次有事求他的时候都在电话里撒娇的喊他哥哥,那时我就学上了!每次想让他教我画画或者我做错什么事的时候都会喊他哥哥,不过这都是五年前的事,我以为他不记得了!”
“那你们曾经那几个月过的还蛮多姿多彩的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