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九猪小说网 > 窈窕影后,总裁好逑 > 第450章 添新成员
这个经纪人和秦岩有过一段时间的恋人关系,虽然后来分了,但也不失为一个突破口。
放下电话,夏琳勾起嘴角。
“夏经纪人,怎么还在这里啊,外头等你半天了。”有人在门口不耐烦的嘀咕:“一天到晚磨磨唧唧的,啧。”
夏琳脸上划过不爽,咬了咬唇走出去。
她曾经可是一个呼风唤雨的金牌经纪人,可现在呢?居然轮到别人来呼喝她了,这一切,都是因为姜澜!
自从被陆行州发现她故意针对过姜澜后,她的处境就完全不一样了,也不知那个贱女人在背后嚼过什么舌根。
不过没关系,以前是没机会,现在陆行州已经不是姜澜的守护神,她倒要看看,那个女人还能得意多久!
客房里,Lisa将电话扔在桌上,听见开门的声音后,整了整浴衣挂上微笑,起身去迎接门口的男人。
“克劳斯~”
然而,克劳斯却是阴沉着脸进来,将一摞文件扔在大床上。
“你最好解释一下这是什么。”
Lisa拿起文件看了看,脸色不禁发白。
这是她的一部分海外进出口商业往来,但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这些交易,克劳斯一个也不知道!
“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。”慌乱转瞬即逝,Lisa脸上露出从容不迫的无辜神色,“你看,这上面的签署最后还是以Willo集团为代表,最后的受益者是你啊。”
克劳斯紧盯着她,“是么?那为什么要瞒住我?”
“上面叫瞒?”Lisa皱起眉,“你不是说我最近在偷懒吗?所以我特意‘赚外快’,好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本事,谁知道还没完成多少,就被你发现了,你的人手也太迅速了吧。”
克劳斯眯起眼打量她,似乎想要看透她说的是不是可信。
“好啦,别大惊小怪的,我能瞒着你做什么?你不是全都能知道么?”Lisa贴上他的手臂,“不说这个了,待会儿我们要不要出去吃饭?”
他们已经好些天没有聚过了,克劳斯这些天和那个姓姜的打交道甚多,再这么下去……
“我有约,下次吧。”克劳斯语气淡漠。
Lisa脸上一僵,“那个姜澜有那么好么?值得你一而再的给她机会?”
克劳斯抬起她的下巴,“记住,我也给过你很多次机会。”
Lisa眸光微闪,“其实,你也不用大费周章的检测什么,想要看看她对你到底是怎样的意图,不如——试试让她为克劳斯家族添一个新成员如何?”
克劳斯要转身出去的动作顿住。
“我不小心打掉你的孩子,那是没办法,可她现在不一样,既然她已经和陆行州离婚,口口声声说什么要和你在一起,那给你生一个孩子,不是挺好的么?只要她能怀上,以后坐上克劳斯夫人的位置,也不是不可能。”
克劳斯转头,“哦?你就这么拱手相让?”
Lisa往床上幽幽斜靠,“不然呢?你的心不在我身上,我还能绑着你不成?听说陆行州当初就是看中了她的身体,既然你们这么‘情投意合’,她连献身都不愿意,那就很可疑了。”
望着Lisa在衣服下若隐若现的胸口,克劳斯忽然来了兴致。
“她很难怀孕,但是你——”男人倾身上前,架住了她修长的大腿,“你就不想体验一下,做克劳斯夫人是怎样的感觉么?”
明明是在克劳斯身下,但Lisa脑海中却闪过了陆行州淡漠的脸,她情不自禁的幻想,难道那个男人在床上的时候,也是一脸冷淡么?
“啧,别走神。”
克劳斯一个狠狠撞击,Lisa瞬间回神,喘息道:“我、我是在想,如果冠上克劳斯家族的姓氏,你还会继续用姜澜这颗棋子么?”
“用不用,到时候你说了算。”克劳斯正在兴头上,给出的回答自然是让女人满意的。
于是,等在餐厅里的姜澜被硬生生放了鸽子。
“姜小姐,不好意思,克劳斯先生请您先用餐,现在他有重要事情去处理,不能赴约了。”助理过来解释。
姜澜点头,“好。”
菜肴上来,飘香四溢,姜澜闻进鼻子里,却莫名有一股恶心干呕的感觉,难受得不行,于是菜也没吃就离开了。
————
由于“凤凰”台节目的真实性,收视率节节攀升,尤其有姜澜这个话题女王坐镇,台里几乎将她供了起来,什么电视采访资源都开始推给她。
和高怡拍的电视剧即将杀青,这是姜澜近期接的最后一部戏,苏沫看她最近忙碌,征求她的意见没有再给她接剧本。
“姜姜,我看你最近脸色不好,是不是感冒了呀?”
一大早进剧组,姜澜一脸昏昏欲睡的模样,苏沫看了不禁心疼。
姜澜摇头,“大概是最近睡眠不好,没关系,等拍完之后我好好睡他个几天就行。”
“可是……好吧,那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要及时说出来。”苏沫还是不放心的叮嘱。
高怡也注意到姜澜最近的状态,虽然演技在线,但注意力不大集中,比以前精神抖擞的时候消沉了不少。
临开拍之前,高怡也凑到跟前八卦了一回。
“姜澜,最近和陆行州怎么样?”
姜澜转头,“能怎么样,离都离了。”
“那有什么,想复合也不是不可能。”高怡笑道:“看你在剧组这么卖力,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心疼。”
姜澜发笑:“别拿我打趣,他这两天忙着处理公司的事情,哪有闲情关注我。对了,听说你们高家和陆氏合作,这个节骨眼上,没问题吗?”
高怡眨眨眼,“你是在担心我呢?还是在担心你的陆总?”
姜澜淡定回答:“两者皆有。”
这个关键时刻,高家一旦站队陆氏,以后也注定是被其他家族攻讦的存在,压力不可谓不大,可万一她的家族不是诚心的,中途背弃合约协议,那对陆氏而言更是雪上加霜。
“我就喜欢你这么直白。”
高怡微笑,笑得意味深长。
“其实我们高家是在赌,赌陆行州是能带给我们奇迹的人。你也知道,整个家族都是一帮不争气的,我也只能铤而走险了,如今走到这个地步,不搏一把实在可惜。”
高氏这些年在燕京发展确实一般般,家族是以服装饰品起家,然而总是后继乏力,虽说家里出了一个高怡这样大放异彩的人才,可还是没能抓住机会成为像“风行”“和丰”这一类的大企业。
这一次,高怡回来也是为了家族事业。
这些背景,作为和高怡拍过大半部戏的姜澜而言,并不陌生。
“为什么会选择陆家?”
其实,姜澜更想问的是,“你也和陆行州有一段不可言说的亲密过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