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两人争吵了半晌,最终决定称呼燃风为大先生,一灯为四先生,至于其中的二先生、三先生,夜惊鸿表示并不知道是谁。

????和两位先生、小白道别,夜惊鸿刚准备踏出珍宝城就听到了一阵破空之声!

????“小姐小心!”

????“小姐!”

????夜惊鸿反手握住一柄利箭,箭羽争鸣,她眉梢一挑,非但不紧张,还让其他人不准插手,自己追着射箭的虚影而去。

????两人一前一后追逐到了珍宝城之巅峰,那人回眸看向她,雍容华美的模样不复当年的青涩,却仿佛一块熠熠生辉的宝石,凝聚光阴,惊艳岁月。

????“好久不见了,夜惊鸿。”

????她的嗓音带着一丝紧张、忐忑,还有期待。

????她不敢确定夜惊鸿是不是还记得她,但过去的百年中,她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忘记她的背影。

????笔挺、坚毅、勇敢。

????在无数最黑暗无助的时刻,她总会一遍遍地想起她,想如果是她在一切会变成什么模样。

????以至于最后她自己多有些不确定,这样的夜惊鸿到底是她杜撰出来的,还是真实存在的。

????直到她再次看到她,一如当年的模样,记忆深处的人才再一次鲜活起来。

????夜惊鸿,你终于回来了。

????夜惊鸿微微一笑,歪着脑袋笑得灿烂:“好久不见了,郝连凤。”

????郝连凤眼眶一热,上前将她一把抱入怀中。

????夜惊鸿感觉她的轻颤,一边轻轻拍打她的背脊一边道:“难怪我说那贵宾间的装潢如此一言难尽呢,原来是你的品味。”

????郝连凤嘴角一抽,重重拍打夜惊鸿的后背:“你个没良心的,那已经是最高规格的礼遇了!你还有啥不满意的?”

????夜惊鸿被打得呲牙咧嘴,也加大了拍郝连凤的手劲儿:“下次给我安排个普通房间就成,我怕我眼睛被金光亮瞎了。”

????郝连凤也被拍得连连抽气,两个人如同极其幼稚的孩子,谁也不愿意先认输,最后只能约定一二三一起放手,随后又是一阵毫无形象的大笑。

????两人索性在边缘坐下,恢宏多姿的人族城镇就在她们脚下,清风、落日、大笑、恣意,百年间的沧桑巨变也改变不了两人。

????眼看夕阳沉落山麓,郝连凤目露不舍道:“今天不能在这里住下吗?”

????夜惊鸿摇头:“不了,我还要回去准备筹备丹阁之事。”当然还有就是拔除夜家军体内沉疴的丹毒,这些可都是大工程。

????郝连凤点头:“既然如此,等我手上的事件告一段落,我再去找你,我还想吃你做的烤鱼。”

????夜惊鸿皮笑肉不笑:“好的呀,只要你能抢到。”

????“抢到?”郝连凤一愣,“这啥意思?”

????夜惊鸿露出神秘的微笑: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

????郝连凤懒得和夜惊鸿打哑谜,四处观望一圈,蹙眉道:“你的燕青爵呢?为什么没看到他人?”

????夜惊鸿微微沉默,她也想知道燕青爵的去向,但他们之间的交集太少太少,哪怕她想寻找他也无从找起,而今能做的,就是等他回来。